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邮件系统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网络信息择要
 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让古村落焕发新活力
 
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让古村落焕发新活力
发布日期:2017-09-06 新闻来源:中国环境报
 

 

  坡—田—村—人构成一个典型的乡村型生态景观。乡村拥有的不仅是村落建筑本身,还拥有这个村落赖以生存的田地、山林、草场和湖沼。

  ◆中国环境报见习记者王珊

  2017年2月,山东省滕州市官桥镇大韩村古村落遗址多次遭盗挖。

  2015年,福建省漳州市古村落人员外迁、房屋空置现象普遍,有些古村落屡遭文物贩子“光顾”,大量精美木雕构件、门窗被盗卖,对古民居造成致命损毁。

  2014年,山西省阳城郭峪古村遭破坏的报道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一些村民在古文物保护区内大兴土木,将有几百年历史的老房子拆掉建新房。

  近年来,诸如此类消息不断见诸报端。如何平衡好传统村落复苏过程中传统与现代、保护与开发、传承与创新等关系,推动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值得人们重视与思考。

  由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中国生态文明研究与促进会联合主办的“望山、看水、记乡愁——生态文明视域下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论坛”近日在陕西省榆林市召开。论坛深入探讨了如何在生态文明理念下保护和发展传统村落,实现可持续发展。

  新旧交接——“乡愁”载体不应消失

  “说村不是村,有院没有人;说地不是地,草有半人深”,这是当时广东省南雄市塘东村破落的真实写照。塘东村位于南雄市珠玑镇,全村共555户、2296人,常住人口1000左右,以儿童、老人、妇女为主。塘东村在当地算规模较大的村庄,已有700余年历史。由于建村已久,村里的老屋旧宅连墙接栋,有些村民认为旧屋破败不堪,久不维修,孩子还会在其中穿行捉迷藏,十分危险,应当拆掉;也有些村民认为,就算建了新房,也要保留旧屋,因为旧时的房屋选址建设都是经过精心勘测测算,这涉及风水、习俗等问题。

  塘东村的问题反映出当前我国传统村落保护中传统建筑保护的难题。

  近年开展的传统村落调查显示,中国每天至少有100个村落在消失。在进入21世纪时,我国自然村总数为363万个,到了2010年,仅仅过去10年,总数锐减为271万个。10年内减少了90万个自然村。这些数字显示出村落消亡的势头迅猛。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规划师张广汉对此表示,目前我国传统村落面临着“乡愁”的载体快速消失、由于老化造成传统建筑破败不堪、过度开发导致盲目拆旧建新、拆真建假等问题。出于对现代生活方式和品质的合理追求,一些富裕起来的农民纷纷改善居住条件,不断以“新”代“旧”、以“洋”代“土”、以“今”代“古”,拆建改造了大量百年老宅。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北京大学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教授孙华说:“大量村民外出务工时集中居住在城市边缘的城乡结合部和城中村,这些简易的平顶楼房在他们的感官上留下城市的烙印。当他们攒钱回乡时,由于缺乏指导,可以模仿和有能力建设的就是这些简易楼房。由此,千篇一律的两三层砖混结构小楼就在全国各地风格迥异的传统村落中耸立起来。”

  记者在陕西省神木市高家堡古城走访时,领略到当地对这座千年古城保护的用心良苦。古城位于神木市西南50公里的秃尾河东岸,西北距明长城约5公里。当行走在城内斑驳的石道上,穿越过久经风雨的老城楼,可以感受到当地在古城规划上对原貌留存的尽心尽力。2015年热播的电视剧《平凡的世界》就在这里取景,成为剧中诸多故事的发生地。

  这是一个平凡的小镇,其间散布着众多形态完好、厚重古朴的老房子,它们向来访的人们诉说着黄土高原村落形态的独特风情;这又是一个不平凡的古城,高家堡从秦朝就开始建立,秦长城穿过其中,在历史中一度是南来北往必经的驿站,无数货物在此交接。

  后来由于榆神公路的修建,在此取道的商客逐渐减少。这里褪去了往日的喧嚣,恢复了平静,也正是因为如此,年代痕迹得以很好的保留。与其他开发成旅游景点的传统村落不一样,小镇大路两边的屋子极少是工艺品和吃喝的商店,而仍然是住民的房屋,他们住在里面生活起居,门窗或虚掩或敞开。

  正午时分,走在小镇上,能听到家家户户炒菜的锅铲声,大榆钱树下坐着三三两两遮荫的老人,曲曲折折的小路通向一户户普通人家。这里的时光让人感觉缓慢而真实,干净而纯粹。

  整体保护——乡村文化生态景观是一个共同体

  在山东临沂费县朱田镇北小山村,大片土地已经抛荒,大块的石头堆在地里,有的地方还出现了大坑。村民蔡有福说,别看现在是“荒地”,而在两年前,这里还能种庄稼。费县产石头,据说最早开挖于北宋。费县产的石头以独特的色泽和奇妙的造型博得人们青睐,远销全国。在2015年前后,有人在这片农田里非法挖土采石,本来埋在地下的石头被挖了出来,留下了巨大的石坑,农田也被破坏了。

  乡村拥有的不仅是村落建筑本身,还拥有村落赖以生存的田地、山林、草场和湖沼。在保护过程当中,住民、建筑、田地、山林以及湖沼应当作为一个乡村生态景观整体去看待,而不是简单地将住民建筑和田地山林割裂开来。费县因非法采石对农田的破坏,实际上也是对乡村生态景观的破坏。

  对此,北京建筑大学建筑遗产研究院教授汤羽扬表示,现在城镇开发建设快速发展,占用村庄耕地,乡村生态景观保护未能与村庄建筑保护一样得到同等重视。物质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和乡村生态景观是一个共同体,仅对前两者保护已经不够,乡村农耕景观的整体性保护应当纳入我们视野。为此,村落保护应当与农民的基本权益以及土地耕种相协调,使得住民、土地、政府和访客之间能够维持动态平衡。

  孙华认为,乡村文化景观属于农业文化景观,是农业文明的结晶,失去了农业的“村落”将不再是村落文化景观,而属于城镇文化景观。尽管每一个村落范围不很大,乡村文化景观却是一个复杂的文化体,属于“活态”文化遗产。

  在这方面,浙江省松阳县为传统村落整体性保护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样本。松阳是全国两个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示范县之一,也是全国唯一的传统村落保护利用试验区。

  松阳县距今有1800多年的历史,现保留着100余座古村落,其中71个属国家级传统村落,总量居华东第一、全国第二。松阳在传统村落的复兴过程中,把田园、山水、村落作为一个有机整体来规划、保护和建设。在村庄基本维护方面,松阳最大程度地保护了自然生态本底和田园乡村风味,用较少的人工干预和本土原生态的建材以及生态环保技术对民居和环境进行修缮和维护,以尽可能地保持原生态的田园风光和古朴沧桑的历史感。

  未来可期——传统村落保护的可持续发展

  现阶段我国的传统村落保护正在从“专家学者关注”到“国家重视”,再到住民自觉;从“片面保护”到“整体关照”,再到乡村生态景观整体关照;从物质要素到民俗文化挖掘,再到“活态”发展延续; 从单一农耕生产到民宿旅游,再到农耕产业调整;从注重物质遗产到非物质文化遗产综合保护,再到建立乡村文化与生态景观自我修复与调节机制。

  在急剧的社会变迁和大规模的城镇化过程中,传统村落正面临着巨大的冲击和挑战。

  中央党校哲学部教授赵建军认为,传统村落的保护应与绿色发展理念、绿色经济、绿色生产方式相结合,打造出原生态、古村落、高科技相融合的村落绿色发展新业态。传统村落保护的可持续发展,需要政府力量、市场机制和村民自治多方共同参与。

  首先,政府应统筹考虑、系统规划,充分发挥其在传统村落的普查与保护名录认定、保护政策与法律的制定、保护监管与奖惩问责、宣传教育与科学研究等方面的引导、激励和调节作用。

  其次,市场应将传统村落的生态环境、历史遗存、传统农业、手工技艺、民俗文化等资源禀赋特色化,让村民借此获得较高的经济收益,催生出传统村落保护的强大内生动力。

  最后,恢复传统村落的公共文化生活,复苏传统村落的岁时节令、草根信仰、手工技艺、音乐舞蹈等历史传统和文化记忆,不断优化传统村落的文化生态,重建村落民众对传统村落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形成传统村落保护的持久内生动力。

  如何适应城镇化发展与乡村社会变迁的趋势,在尽可能地保存、抢救、记录优秀的传统文化遗存的同时,复兴传统村落的经济活力,改善村庄人居环境,增强村庄自身的“造血机能”,是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的必由之路,也是今后我们努力的方向。

  新闻链接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办公厅日前下发通知,要求全国各地做好最后一批(第五批)中国传统村落调查推荐工作,力争将所有有重要保护价值的村落全部纳入名录。

  据悉,第五批中国传统村落调查是最后一次全国性调查,调查对象应符合历史文化积淀较为深厚、选址格局肌理保存较完整、传统建筑具有一定保护价值、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良好及村落活态保护基础好5项条件。

  自2012年以来,住建部会同相关部门先后分4批将4153个有重要保护价值的村落列入了“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字号:[ ] [ 打印 ] [ 关闭 ]
 
  相关链接
  · 全国首个微信有奖举报平台正式上线 郑州微信有奖举报环境污染最高可得5000元 
  · 这个“快递盒”引关注 治理“快递污染”须多措并举 
  · 山东莱西:“一片林就是一座绿色银行” 
  · 警惕动力电池“报废潮”引发“二次污染” 
  · 环境观察:舍弗勒求助函说明了什么 
  主      办:环境保护部环境应急办公室  环境应急与事故调查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长能环境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4575-1号